LOADING...

美育的传承与发扬 专访中国美院新任院长高世名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klwk.cn/,莱切队

2020年7月29日,许江院长正式卸任,92岁的中国美术学院迎来新院长高世名。

就像此刻他所身处的这所学院,所谓新与旧、创新与传统,只是一种观察视角的分别,一种被外界赋予的定义,实际上,它们彼此之间,一脉相承。

上世纪初,蔡元培先生在西湖畔创立国立艺术院(中国美术学院前身),开学式上便明确,这所学校是要以“爱美的心,借以真正地完成人们的生活。”

这不只是一所培养艺术家的专业院校,它默认目之所及的人与世界都有更“美”的可能,生来便承载 “美育”社会的使命,并要以此开启人心、完成人格。

这份院长名单,从上世纪之初的林风眠先生始,许江是第十二任,高世名是第十三任。

高:对我们这支新团队而言,最重要的是制定好“十四五”规划,最关键的是如何“内涵式发展”。中国美术学院的“内涵式发展”,就是我们一以贯之的信念:走出一条中国高等艺术教育自主发展之路。

我们所理解的艺术不完全跟古代一样,也不完全和西方一样。我们在教育上有什么主张,在办学模式上有什么特色,有哪些自己的核心命题?我觉得,中国的每一所大学如果厘清了这些,中国教育的“内涵式发展”就实现了。

还有一个最关键的——如何让我们这条“国美之路”跟中国艺术的发展、中国教育的发展、中国社会的进步彼此响应?

2001年许江院长掌舵之初,就已经定下中国美院发展的文化坐标。今年毕业典礼上,我代表2001年的硕士毕业生送给许院长一张2000年的报纸,上面有一篇文章叫《全球概念与中国当代艺术的境遇》,见证了当年的这一思考。

这篇文章由许院长和我联合署名,当时我只是一个硕士生,院长把我的名字也署了上去,令我非常感动。我们可以感受到许院长是多么的了不起。

从那篇文章开始,我们的文化坐标就已经基本确定:“全球/本土”双轮驱动。当然在今天这样一个全球化和逆全球化胶着的世界语境之中,怎么来深化我们的文化思考和行动框架,进一步凝聚国美的主体精神,推动中国艺术教育的自主发展,怎么保证中国美术学院始终是一个文化创造的“高能现场”,这是个大课题,并不容易。

高:就是要联通学院和乡土,以中国丰富而复杂的乡土社会为大课堂,来培养深入理解中国社会、深度参与中国进程的艺术人才。我希望建立起一个遍布全国的“乡土学院”网络,让学生们可以细致地观察到中国人的生活世界、中国社会进程的微观脉络。

这个想法不只是为中国美院提出的,我认为全国的高校都应该建立起自己的乡土学院网络,打通社会的知识和学科的知识,这才是扎根中国大地办教育。“乡土学院”对今天的教育者和艺术家都非常重要。学艺术的同学不要天天想着将来作品卖多少钱一尺,也不要只想着双年展、798,艺术家要跟绝大多数人建立关系。

另一方面,在这个全球化、逆全球化拉锯的时代,我们仍然希望能建立起一个国际研学网络。一所真正的世界一流大学,她所培养的学生第一应该关心社会,关心具体的、真实的生活世界;第二应该关心全世界,要有“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视野和关怀。

高:意大利有一位著名美术学院的副院长,是位雕塑家,在课堂上教的是装置,但他家中有一个世代传承的壁画修复作坊,承袭了文艺复兴时代的技术。但是他并不会把这种古老的技艺带到课堂上来,在他们看来,这不是艺术创作,而是一个属于博物馆体系的专业,所以他的作坊专门对接博物馆的古物修复。

西方艺术家普遍认为古希腊、古罗马、文艺复兴的艺术跟当代创作基本上是无关的,这跟西方人的线性历史观相关;而我们中国人的创造从来都是由历史和传统中生长、嬗变出来的,我们讲“守常达变,守正出新”,这是我们从骨子里不同的东西。但同时我们也不是抱残守缺、一味泥古,不但“与古为徒”,而且“与古为新”。

我们中国人对艺术教育方法也有自己的理解。在国画、书法传统中有四个字:临、摹、仿、拟,这既是创造的方法,也是教育的方法、学习的路径。我也在思考如何让这种传统教育中的方法更多地来应对跨学科的艺术教育。

记:今年美国耶鲁大学的艺术史专业舍弃了《艺术学导论:文艺复兴至今》课程,您对此什么态度?

高:这种做法会加速他们古典传统的崩溃,我觉得这是西方历史危机的一种局部症状。这不是现在才有的,在二十世纪上半叶就已经展露端倪。反过来我们要更清醒今天中国艺术教育应该怎么做。在我看来,要重建艺术教育的古典学脉络,我指的是大的文明意义上的古典学脉络,而不只是艺术。

中国的古典学脉络,如何在美院今天的教育体系里复兴?这是一个宏大命题。接下去几年,我们会在这个方向上用力。这里的“古典学”不只是中国,对西方的古典学脉络也是一样需要加强。

我们现在教油画,或是教西方美术史,如果学生们不了解古希腊罗马的神话,没读过《神曲》和莎士比亚,没有古典学的根基,他怎么去理解西方艺术图像背后的内涵?无论东西,只有穷源尽流,只有让古典学的根基变扎实,才能够真正把握它的精髓。

我们学校从第一代先师开始,就始终以古典精神作为一个基本的价值诉求。我觉得一定要把这种古典脉络接续下去、复兴起来。

记:您强调古典学的脉络,也先后创立跨媒体艺术学院、创新设计学院这些新锐前沿的学院,能谈谈后者吗?

跨媒体艺术学院的培养目标是“掌握新媒体技术、具有实验精神和思想能力的艺术实践与媒体创意人才”,希望培养的是“大写的”艺术家。

创新设计学院要培养的是通过设计思维去驱动社会创新的高层次拔尖人才,聚焦艺术与科技的跨界融合。这个学院招理科生,在全国艺术教育史上是第一次,去年学生高考平均分超过640多分,今年据说更高。这些能上浙江大学的学生,主动选择学艺术,说明是真爱艺术,对国美来说是极为重要的“未来的种子”。

这两个学院是典型的艺术与科学融合。艺术和科学之间的关系,我引用两个人的话,一个是福楼拜:“艺术与科学在山脚下分手,在山顶上相会”。意思就是我们不能彼此技术化、工具化,而是要互为启蒙。第二句话是尼采说的:“让我们用艺术的眼光看待科学,让我们用生命的眼光看待艺术。”

高:作为一所专业院校,艺术院校教育的目的是培养艺术家,但还有一个前设性的任务,就是培养全面发展的人。

92年前,蔡元培先生的开学讲话中,第一段话就说要以“爱美的心,借以真正地完成人们的生活。”他给国立艺术院的第一个任务是以美术教育开启人心、完成人格。

教育联系着各个问题。去年“中国艺术教育研究院”订阅号发刊词,我专门谈了艺术教育和美育之间的关系,题目叫《学以为己,学以成人》。我觉得要重塑现在学生对生活和自我的理解。

去年学校基础部做了《什么是一年级》的系列讲座,它涉及到的不只是教学和学习,而是你从一个高中生,进入中国美院这样的学校,你的一年级要解决什么问题。做这个讲座是要解决学生的价值观问题。

今年我们毕业季有句话是“怀同样心愿者无别离”,这是当年吴冠中先生跟许江院长讲的,也是他的老师吴大羽先生跟他讲的。成为国美的学生,你第一步要解决“这一辈子要做什么”、“在大学中要做什么”这些问题。艺术心愿的唤起、学术志业的确立,这是最关键的,是人格培养最内核的部分。

(原标题《美育的传承与发扬 本报记者专访中国美院新任院长高世名》。编辑陈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